利来最老的网站

叙利亚局势动荡_腾讯新闻_腾讯网

  2010年12月,由于经济危机和政府腐败,突尼斯社会矛盾恶化。一件城管事件演化为社会骚乱,最后导致统治者本·阿里下台…[详细]

  叙利亚前总统之子。集总统、复兴社会党总书记、全国进步阵线主席和武装部队最高统帅等职位集于一身。

  阿萨德家族是整个阿拉伯世界的传奇。这个家族利用阿拉维派这一占叙利亚全国少数人口比例的派别,统治着占国民大多数的逊尼派民众长达40多年…[详细]

  他年轻开明、受过西方教育,代表改革力量,不像穆巴拉克那样毫无生气,也不像卡扎菲那样专横跋扈…[详细]

  叙利亚是中东矛盾的汇集区。这个面积只有利比亚的十分之一,而人口则为利比亚的3倍以上的阿拉伯国家,无论是内部环境还是外部环境,都远比其他阿拉伯国家复杂。叙利亚局势的动乱震荡着整个中东地区,威力与埃及革命等同,威胁到了那些与之长期维持盟友关系的国家,同时也刺激各邻国争夺政治空白。叙利亚的动乱大到影响到了伊朗与美国极其盟军的关系,小到关乎地区间的用水权。[详细]

  叙利亚是1980-1988年两伊战争期间唯一不支持伊拉克同伊朗作战的主要阿拉伯国家,并且是目前同伊朗关系最紧密的阿拉伯国家。多年来,叙利亚一直充当着地中海东部伊朗支持的各军事组织的疏导管,其中包括在巴勒斯坦境内的黎巴嫩和哈马斯。叙利亚局势的变动,可能会彻底摧毁伊朗在该地区布置力量。[详细]

  1976年起,叙利亚对黎巴嫩实施了长达29年的军事占领,只是在2005年黎巴嫩前总理哈里里遇刺后,叙利亚军队才在安理会强硬决议压力下撤军。之后,叙利亚坚定地支持黎巴嫩包括在内的某些派系,另一些派系则认为它们自己是叙利亚的死敌。叙利亚政坛发生的任何变化都可能大大改变黎巴嫩的力量对比。[详细]

  近年来,随着土以关系变冷,土叙关系蓬勃发展。土耳其通过发展紧密的经济关系,积极调解地方冲突,设法给该地区带来所急需的稳定。他们的大胆计划是建立由土耳其、叙利亚、黎巴嫩和约旦组成的经济体。叙利亚国内的权力之争可能使这一计划受挫;大马士革的政权更迭很可能严重阻碍土耳其进一步提出倡议。[详细]

  军队、复兴党及官僚机构牢牢稳固着阿萨德政权,其统治通过对社会团体的控制和渗透延伸到社会基层,叙利亚人的自由遭到严格限制。该国实行,不存在自由选举。叙利亚从1962年就处于紧急状态法的管理之下,这项法令禁止群众集会和组织运动;当局也有权盘问任何人,并监督私人通讯和审查媒体。直到今年4月19日叙利亚政府通过法案,废除实施48年之久的紧急状态法。[详细]

  巴沙尔在叙利亚青年中具有较大影响力。他十分重视科技在国家经济建设中的作用,积极倡导计算机的应用与普及。他为人谦和,憎恶腐败,平素无豪门子弟的纨绔之风。他喜好外语,除阿拉伯语外,还精通英语和法语。[详细]

  巴沙尔在执政后,重视国内经济建设,推动现代化进程。尽管提出了对外开放政策、对内实行渐进式经济改革,建立市场经济,设立经济特区等措施,但由于缺乏完整的改革方案、对改革国有经济缺乏政治决心以及国际环境不佳,叙利亚的经济改革难以深入。支撑其经济的石油资源面临枯竭,人口增长过快导致失业率节节攀升,人均收入徘徊在阿拉伯联盟成员国的中后位,叙利亚百姓面对艰巨的经济和社会困境。[详细]

  政府部门腐败问题严重,工作效率低下,官僚作风盛行。民众不满巴沙尔家族的贪污腐败。巴沙尔的弟弟马希尔的贪污腐败问题一直都为社会所熟知。他的叔伯兄弟等都掌控着叙利亚的垄断行业和要害部门,不同程度地涉嫌贪污腐败,对巴沙尔总统的威信造成负面影响。反对派表示:半个世纪以来,叙利亚已经变成家族企业。总统、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和情报机构垄断了政权,对异己思想的丝毫苗头进行。人民对此已经感到厌倦。[详细]

  目前的阿萨德可谓进退两难,高压政策在过去的8个月间,已经越发导致了其政权的孤立。虽然政权孤立的进度极为缓慢,乃至看似陷入僵局,但事态的发展方向是相对稳定的,也就是江河日下,一日不如一日。无论是退还是进,都会在内外各条战线上导致其政权进一步下陷。

  如果在未来6个月内局势再得不到质的扭转,一旦军方高层或统治精英内部某一两个人,对阿萨德失去信心,决意另立门户或叛逃海外,届时的局面有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,出现对阿萨德不利的较大变化。[详细]

  叙利亚的国际处境和利比亚不完全一样,大马士革政府和卡扎菲政权也有所不同。一方面没有联合国安理会决议,另一方面,叙利亚的地缘政治位置非常关键,位于中东地区的核心部位,政局是否稳定,谁上台执政,不仅关系到以色列的安全,也关乎整个地区的稳定和力量均衡,这使得外部干预必须慎重。西方担忧世俗政权垮台以后,长期被压制的等宗教激进势力摘取果实,获得政权,这种前景也会让他们犹豫不决。[详细]

  从近期的情况来看,巴沙尔要完全从街头革命中脱身,难度已经很大了。毕竟街头革命一旦开启,民众的诉求会在短时间里爆炸性地释放,之后进入漫长的喷发期。这就好比是一座火山,喷发之后还会外流一段时间,但是很难快速冷却下来。叙利亚的复兴社会党交权与否,巴沙尔可选择的余地已经很少了,这可能只是个时间问题。但交权的过程和方式,还是巴沙尔能够掌握主动的空间。[详细]

1

联系人: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